您的位置: 抚顺信息港 > 旅游

猪肉市场三人行

发布时间:2019-06-24 02:48:14

猪肉市场“三人行”

猪肉作为政府菜篮子工程的一部分,它的价格变化牵涉千家万户,关系国计民生和社会稳定。

今年以来,我市生猪存栏量保持在292万头上下,月出栏生猪43万头,每月3.4万吨生鲜猪肉供应市场。这一数据与去年相比未见减少,但肉价变化却起起伏伏。自去年3月份开始,我市肉价波动性下落,生猪出栏价从每斤8.5元降至目前的4.8元上下;市场猪肉平均价格也从15元/斤降至8元/斤。

虽然价格对需求来说似乎影响不大,目前市区每天3000头生猪供应量未见减少,猪肉消费总量始终平稳。但其他各个环节是否同样稳健?为此,倒推流程,对猪肉市场链条上销售、屠宰、养殖三个不同环节的从业者进行了采访。

价低才能量稳———

肉贩老王:每天二百斤,月挣一千八

虽然市场在变,但对猪肉摊主老王来说,每天三件事是雷打不动、必做无疑的,那就是收猪、验合格证、盘账。

每天凌晨4点,老王就得起床,匆匆吃完早饭,在5:30分之前赶到位于红利市场的肉摊。此时,屠宰厂的新鲜肉就会送达,查验完手续和合格证、填交第二日需求量后,6点整准点开市。这样的日子,他已持续了4年。

昨天凌晨,老王与往常一样,以每斤8元的价格,拿了200斤猪肉,这是他这个摊位始终保持的销售量。拿到肉后,再分割成精瘦肉、里脊肉、五花肉、肘子、杂骨等五种,若以金额划分,不同部位的价钱在5元-10元不等。总体来说,每种利润保持在每斤0.3元—0.5元之间,不会太高或太低。

日销量200斤,在老王这个摊位上保持了一年多。这一年,老王也经历了市场的波动。

老王说,2007年肉价高达每斤15元的时候,确实影响到了销量,每天100斤能卖完就不错了。自去年3、4月份起,随着肉价下落,销量开始回升,直到现在。因此,近一年的猪肉价格变化,对自己的收入影响不大,扣除各项开支后,月盈余1800元左右。

收入平稳的另一因素是“老主顾买着放心”,这是摊主们的自我评价。“肉摊就在眼皮底下,谁也不敢在肉质上动脑筋。”老王说,病猪肉、注水肉,老肉贩一眼便能看得出来,另外,检疫合格证和检验合格证两证要齐全,检查时拿不出来,肉摊就得关张,没人敢赔上一摊子买卖因小失大。

下午3时,肉摊陆续打烊。看得出来,摊主们对每天能卖多少心中有数,摊位上的肉所剩无几。对剩下的碎肉,要么放进冰柜第二天打折出售,多数情况是摊主带回家作为一天的辛劳犒赏。

保质才有市场———

屠宰厂经理王秀荣:日供600头,检验12项

按供求关系讲,王秀荣是老王的供货方。

王秀荣每天的作息时间与常人相反。每天深夜12点进厂巡视,直到第二天午饭时间下班,下午再补个长觉。以至于事先不知情的下午3点赴约,还等了她近半个小时。王秀荣的身份是“国联食品”总经理。

这样的作息时间,自2002年她接手厂子以来一直如此。事实上,厂里400来号人生产、质检、监控各有分工,完全不需要她如此费神。她对此的解释是:一直战战兢兢,食品行业马虎不得。

对屠宰行业来说,虽然受肉价的涨落影响不太密切,但他们也担心会影响到生猪供应量和生猪品质。对于前者,王秀荣暂时不愁,他们目前拥有160户专业养猪社,可即时供应的生猪存栏12000头,完全可供应当前日均600头的屠宰需要。

“目前为紧张也是抓得紧的一环,就是生猪采购和加工环节。”对王秀荣的行踪,销售部曹经理有句总结:她只要在家,必定会去屠宰车间;只要在外,总能在养殖基地找到她。“每天的忙碌,可以归结为三大流程:养殖、选购、生产。”

事实上,这160户养殖基地与王秀荣所在的企业都是签订合同的“订单式”关系。也就是说,在养殖环节,屠宰厂可指定猪仔品种、定向饲料供应、统一卫生防疫,目的就是将品质防护链向源头延伸。

在王秀荣所在的企业,地上、地下有近20个猪舍———从不同基地选购的生猪,在这里分别圈放。这是企业“追溯管理”的一部分,便于检验检疫,甚至可在猪肉出售之前,能查出由那家养殖。王秀荣说:“简单地说,老百姓一旦买了我们的肉觉得不放心,能立刻把问题排查到养殖户那里。”

对于“猪肉品质”,王秀荣和肉摊主老王一样,视之为“关乎身家的大事”。在他们的检验中心,不仅拥有如瘦肉精、药物残留、重金属残留等7项检验项目,还有一个“病源培养”实验室。就是说,在屠宰过程中取部分猪肉样品,放进营养液中培养,8小时后检验是否含有药物残留或病症。除了自检,政府部门的每日检疫更为严格,12项检疫流程涵盖了目前已知的流行病例。

层层把关,只为将新鲜猪肉投放市场。每天由屠宰厂出具的检验、检疫合格证,成为市民放心消费的一项保证。

求变总能生存———

养殖户杨清月:养猪比股市稳妥得多

养殖户是整个猪肉市场链条的上端。

他们对目前的市场感受为敏感。

海阳民兴生猪养殖合作社的理事长杨清月就深受市场波动的影响。眼下,她每天的工作重心已从合作社成立之初的跑市场转变为跑猪场。

“去年的这个时候,出栏生猪每斤价格8块多,现在4块8,差了近一倍。养猪场的日子都不好过,倒是散户的日子尚可。”杨清月说,部分养猪场开始售卖母猪,这对今后养殖市场会造成影响,这段时间基本都做了养猪场主的安抚工作了。

杨清月算了一笔账,现在主要饲料是玉米,现价8毛/斤,以200斤的猪为例,一斤猪肉平均需5斤半玉米,这样算下来,一斤猪肉的成本就接近4块2,与出栏价格相关无几。若刨除养猪场的人工费用及其他成本,每养成一头猪能赔50块左右。

对这样的盈亏账,养殖户们也能看得开。杨清月说:“市场经济嘛,有得赚,就有得赔。养猪就像炒股,但比股市稳妥得多,历年都是低谷后面就是高峰。目前,对规模稍大的养猪场来说,撑过赔钱的几个月,只能等着挣钱的时机早点到。”杨月清说,她现在每天跑养殖户,一是借猪仔价格下跌,改良品种;二是督促防疫减病,避免更大损失;三是安抚人心,与养猪户一道坚持价格回升。

杨月清的这番话是有底气的。在去年猪肉价格猛落的9月-11月,这个合作社以2万头生猪养殖规模与饲料加工厂谈判,饲料价格降了,保住了养殖户的基本收入。现在,猪肉价格落至近年来新低,新鲜的草料生长起来了。目前,散养户基本新鲜草料自给,50%的养殖场进行了草料喂养。

“下一步,合作社内的猪仔繁殖逐步实现内部供应,养猪成本将再落一成。只要消费市场在,只要肯利用环境,养猪还是项大生意。”杨清月如是说。

许许多多的杨清月和生猪养殖合作社,正是我市推进生猪养殖的基石。据相关部门的统计,目前我市生猪存栏目始终保持在292万头上下,月出栏量43万头这个数据与去年相当。

不仅是杨清月和她的“合作社”,对市场充满信心,其他的众多养殖户,也正等待着市场的回报。 YMG 刘军 报道

微信小程序怎样制作
微信公众号怎么开微店
微信小程序开发公司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