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顺信息港 > 科技

转生魅魔 百六十九章 罪人

发布时间:2020-01-18 11:02:27

转生魅魔 百六十九章 罪人

“说!看守钥匙的罪人现在到底在哪?”自袖中探出的刀尖直指卫兵的咽喉,艾莉丝皱着眉头,紧盯着面前这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表情却因为恐惧而变得异样扭曲的年轻小伙,攥紧对方脖子的左手由于不耐而变得愈加用力。

但艾莉丝得到的却并不是他所希望的答案,而是一连串由牙齿打颤所发出的咯咯声以及和一个断断续续的“不知道”。

“咯咯。。我。咯咯。。不知。。。”

“啧,白费功夫。”

不去在意由于不如意而在额间拧成的疙瘩,艾莉丝在得到了年轻卫兵所谓的回答之后,却并没有刺下手中的尖刀,而是猛地收回了手腕上弹出的袖剑,改用胳膊狠狠地敲中了卫兵的脖子。

而卫兵中了如此程度的重击,加上还未曾拥有经过时间积淀所锻炼出的肌肉铠甲,几乎是在被击中的同一时刻便陷入了深度的昏迷。

不过说起来,眼前这位算不得十分勇敢的新生代卫兵自然不会是独自一人就胆敢以身犯险的蠢蛋,和他一同出现的,还有大概和年轻卫兵组成了一个团队的其他几名卫兵。

不过说实在的,作为刺客的艾莉丝确实没将这场小规模的遭遇战放在眼里,再加上他们人数不多,所处的空间又是府邸内十分狭小的走廊,所以只要赶在这些卫兵们使用“枪支”这种新鲜玩意之前动手,艾莉丝就有足够的把握仅仅使用反击技解决,甚至是将这些士兵玩弄于股掌之间。

而特地留下的这名卫兵,也只是因为艾莉丝觉得这家伙年纪比较轻,心智可能不太成熟,比较容易套出自己所需要的情报才没有在时间让他布了他那些前辈的后尘。

至于为何终没有夺取他的性命,大概是艾莉丝觉得这家伙年纪小,还有可能“改邪归正”的原因吧。

将昏倒的年轻卫兵直接扔在了原地,让他和躺在他身旁那四五具失去了生命的前辈们做伴后,艾莉丝直接跳出了窗子,在落地之前使钩爪再次出膛,荡过了下方的仓库,凭着记忆役使钩爪勾住了院落中另一处刚刚还闪烁着灯火的窗子。

破碎的窗户弹射出的玻璃碎片让屋内正缩在黑暗的墙角处瑟瑟发抖的一众女仆发出了此起彼伏的尖利惊叫,不过在艾莉丝皱着眉头,在这些女仆们面前晃了晃自己手中的袖剑后,这些尖叫便立时间消失了。

而紧接着便是惯例的盘问时间,而大概由于这些王府基层的下人对王室并没有太过强大的忠诚心,再加上惧怕着这位站在她们面前,胆敢在王府内行凶的煞星,这几名女仆几乎并没有犹豫多长时间,便将他们所知道的一切都交代清楚了。

不过这些女仆所交代的结果却有些出乎了艾莉丝的预料,因为这些小姑娘们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所工作的府邸内居住着“罪人”这么一号人,甚至就连丁点的传闻也没有听到。

以至于那几个小女仆在听到艾莉丝提到要找所谓的“罪人”后,脸上的懵都快明显到刻在脸上了。

不过这次艾莉丝倒也不是完全没有任何收获,他从这几名女仆口中得知,近她们这里十年不变的人员配置居然突然新加了编制,安排了一名新仆人进府,而大概是因为府内供下人居住的房间不够,大伙和这名新人也没住在一起,也不知具体被管家安排在这间府邸的什么地方了。

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怪就怪在这个新人几乎完全不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虽说新来的家伙已经在府内呆了两个多月,本该早就应该和同为王府工作的同事们打成一片,但几个女仆和新人见面的次数用手指头数都能数的过来。

怪异的人员变动,神秘的新仆从吗?

艾莉丝微微额首,越想越觉得这所谓的新仆人就是皇室为了掩人耳目而为“罪人”准备的假身份,不过就在艾莉丝正想向小女仆们了解一下更加具体的情况时,房间的大门突然被一只蹬着铁靴的大脚踹碎,而紧接着涌入房间的,便是一众身穿卫兵制度,手持步枪刺刀的王府警备员。

“呀!!!”随着卫兵的进驻,原本在房间中安静交代情报的女仆们像是被触发了某种弦一样,顿时重新炸开了锅,纷纷重新扯开了嗓子,惊叫着冲出了房间。

而这些卫兵也不会拦着这些下人,只是如同警戒着洪水猛兽般端着自己的刺刀,紧盯着他们面前的这名刺客,而从这些卫兵们颤抖的双手来看,他们大概已经在楼上发现了刚刚的那些尸体,知道艾莉丝身手的恐怖了。

“十,十一,十二。。。一共十二人吗?人数略有些多啊。”余光来回扫视着在场的这几名卫兵,艾莉丝微微弯下了腰,戒备着卫兵们,同时袖剑重新自手腕中弹出。

也不知到到底是谁动的手,艾莉丝只记得那柄雪亮的刺刀即将刺到面前的时候,自己手中的剑,本能的动了。

左手的袖剑格住了刺来的利刃,同时一个箭步冲进了对方的怀中,右手毫不拖泥带水的划开了卫兵的咽喉。

鲜血涌出,染红了艾莉丝的袖剑,也烫伤了卫兵同伴们的双眼,大概是被同伴的死亡激出了血性,这几名原本心中还存有恐惧的卫兵在见了血后彻底放开了手脚。

在刺出刺刀的同伴被刺穿了喉咙,划断了脊柱后,站在他身后的两名卫兵立刻欺身上前,手中的刺刀直指艾莉丝的腹部和胸膛。

这样的攻击模式作为对付一般贼人的手段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教科书般的典范,只不过此刻的他们却是挑错了对手,作为一名千锤百炼刺客,早在两名卫兵的刺刀刺向自己之前,艾莉丝便重新回归了自己那以反击为主的防御姿态。

刀再动,血再涌。

仅仅是艾莉丝的一个简单的侧身,卫兵的利刃便击在了空处,但他们却再也没有机会挥出自己的第二刀了,因为那象征死亡的短剑,已经一前一后的送进了他们两人的咽喉。

“碰。。。”随着艾莉丝重新抽回自己的獠牙,那两具失去生命的肉身无力的撞击在地,发出了两声沉闷的钝响,同时也像是敲响了卫兵们下一波进攻的钟声,不过伴随着身旁三四个卫兵的怒吼,艾莉丝却在这大量的杂音中敏锐的察觉到了一声轻微的机械的叩击声。

“砰!”震耳欲聋的巨大枪响在这狭小的空间中几乎震聋了所有人的耳朵,然而还未等火药产生的硝烟燃尽,那个本应该躺在血泊中苟延残喘的刺客居然突破了烟雾,在卫兵们还未来得及从枪声中回过神的同时,再次割断了一名卫兵的咽喉,而这个刺客的全身上下,却没有一分被子弹击中的伤痕。

“你们这些该死的圣殿刺客!!”看着躺在刺客脚边,腹部被子弹开出了一个大窟窿的同僚,卫兵中那一位头戴钢盔,身披锁子全身甲的侍卫长哪里还不知道刚才的子弹究竟去了哪,钢盔下的雪亮白牙用力的不断啮合,甚至流出了血丝。

手中的细剑不断的甩出剑花,常年累月所锻炼出的力量让侍卫长的每一击都充满了破坏力,再加上那几乎将他武装到牙齿的锁子甲与外甲,使得艾莉丝的反击技几乎对侍卫长造不成太大的伤害,不禁让艾莉丝产生了一种无从下口的感觉,再加上其他卫兵都开始和艾莉丝拉开了距离,开始转用枪械作战,顿时让艾莉丝处境变得更为艰难。

“怎么了圣殿的刺客,再来啊!再来啊!你们不是很能打吗?”侍卫长吼着,细剑连刺,不断在为了躲避子弹而接连露出短暂破绽的艾莉丝身上留下大大小小的伤口,而见自己的攻击奏效,侍卫长顿时信心猛增,如同吃了兴奋剂一样尽全力让自己的攻击更加凌厉。

“你们这些该死的早该下地狱的叛贼!”

然而回答他的不是什么绝望的怒吼,也不是临死的反扑,而是是一柄小巧的梭镖。

梭镖不大,也没有十分强大的破坏力,甚至没有在侍卫长的盔甲上留下任何伤痕,但连接在梭镖尾部的那根坚韧的丝线,却在梭镖绕着侍卫长脖颈旋转了一套的同时,猛地透过了钢盔下部的缝隙,缠紧了侍卫长的脖子。

“呜。。额。。。”如同溺水之人因求生渴望而做出的不理智的举动,在冷不防的被勒紧了脖子的同时,侍卫长居然本能的放弃了自己的细剑,在拼尽全力呼吸同时,两手徒劳的抓挠着那根已经嵌进皮肉中的丝线。

不过艾莉丝可不会让侍卫长再有丝毫喘息的机会,用力拽着手中连接着梭镖的细线,他甚至还在迅速的拉近自己和侍卫长的距离。

由于以侍卫长的身体作为挡箭牌,还站在房间中的其他卫兵自然无法再继续开枪,而在几个胆大的牵头下,几个卫兵也重新端起了刺刀,在希望帮侍卫长解围的同时,对艾莉丝发起了新一轮的攻击。

不过,这些卫兵们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在他们冲到面前这名胆大包天的刺客面前的时候,艾莉丝已经将侍卫长拉到了身前,而等待着侍卫长的,则是艾莉丝在成为刺客后,早已实践了千次万次的动作。

“格拉。。。”清脆的骨裂声顺着艾莉丝抱紧侍卫长脖子的手臂传到了他的耳中,而原本还在奋力挣扎的侍卫长也在这小小的声音下再没有了动作。

而没有了侍卫长的牵制,刚刚那些即将冲到艾莉丝身前的卫兵们也再没有了任何威胁。

刀如风,影如舞,两柄不大的袖剑宛如在血雨中沉浮的花瓣。

这名刺客。。。那哪里是在收割生命,简直就像是在悠闲的游览自家花园。

“唔额。。。”当房间中的一名卫兵饮恨于自己的刀下,艾莉丝一甩双手,将沾在袖剑的鲜血甩净,他不会去嘲笑这些卫兵的武艺不到家,或是没有想到奇特的计谋,他只是感叹,这些愚昧的卫兵生不逢时,没有在信仰定型前得到圣殿骑士团的垂青。

“踏踏踏。。”房门外的远处再次传来的细密的脚步声,看来刚刚的枪声已经惊扰到所有赶来支援的卫兵,而面对这种数量的敌人,即便是勇猛如艾莉丝这样的大刺客,也难免会阴沟翻船。

腕下飞爪的机括开始不住的转动进行新一轮的蓄力,艾莉丝皱了皱眉头,顺着房间的窗户确认了一下自己下一个需要探索的房间位置,没有理会刚刚身上被侍卫长所刺出的伤口,踏着长靴的双腿直接站上了窗台的边缘,同时向着天空张开双手,奋力一跃。

耳边的风愈加强烈,而艾莉丝也算准了时机,猛地一抬手腕,然而还没等飞爪射出,艾莉丝的头顶却突然多出了一抹黑影,狠狠的撞在了艾莉丝的身上。

巨大的冲击顿时让艾莉丝一阵头晕,然而还没等他缓过劲来,腰间便是一阵剧烈的疼痛,而同时还存在着一种十分怪异的,内脏被搅动的感觉。

“怎么!?”强烈的痛感让艾莉丝猛地回神,然而刚刚那攻击他的正体,却并不是射来的箭矢或是子弹,而是一个人,正是那个刚刚被他放过一马的年轻卫兵。

“你。。。!”艾莉丝瞪大了双眼,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清醒过来,并卸下了步枪上的刺刀,抱着必死的决心跳楼来向自己发起攻击,不过事已至此,他也没有再继续放他一马的打算了。

“这一刀!是为了我的父。。。”少年的话语戛然而止,并不是因为他突然转了性子,放弃了自己的复仇,而是被艾莉丝的袖剑划过了喉咙,同时将他狠狠踢开。

又是血。。。在这个不平静的夜晚,艾莉丝已经见过了太多的红色,不过在任何时候,这位圣殿刺客都有觉悟见到更多。

虽然解决了这次年轻卫兵的意外突袭,但由于计划出现了变动,艾莉丝已经没有时间再放出已经蓄力好的飞爪,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次落脚点虽然不是什么柔软的草垛,但也不至于是坚硬的地面。

“轰隆。。。”剧烈的撞击将院落小仓库脆弱的房顶豁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大量的烟尘飞舞,堆积在仓库中的各类杂物四处翻飞,不过好在这一系列的磕磕碰碰并没有撞到艾莉丝腹间的刺刀,从而造成伤口的二次伤害。

虽然幸运的没有再添一处致命伤,但经过这一系列的意外后,艾莉丝发现自己还是受伤了,虽然不致命,但放在现在,却是十分要命的伤。

因为他刚刚在跌落的过程中,是头先着地的。

虽然出于刺客的本能,让艾莉丝在遭遇意外的时间调整好了自己的身体姿态,但由于仓库内的杂物实在太多,亦或是运气不佳,即便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艾莉丝还是在滚落卸力的同时撞到了脑袋。

剧烈的撞击让艾莉丝在一瞬间感觉整个世界都在跟着他的脑在颤抖,不过在艾莉丝逐渐陷入眩晕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在仓库尽头的角落中,竟然还亮着灯火。

那是一个坐在一张木桌前写着些什么的,大概十七八岁的少女。

身后的巨响让少女有些惊讶的回过头,不过女孩的举止间却没有丝毫的慌乱。

只见女孩轻轻站起身,将木桌上那一只长相有些奇怪但却有些莫名熟悉的兔子布偶抱在了胸前,好奇的注视着这个闯入她房间的不速之客。

而这个即将昏迷的不速之客,也同样注视着她,注视着她胸前那枚,雕刻着狮鹫纹样的金色钥匙。

PS上章五月更??求建议求评论

感谢书友们的推荐和打赏

东风公司总医院怎么样
南岔林业局职工医院怎么样
甘肃治癫痫病医院哪
莱芜治疗卵巢炎费用
邢台市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