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顺信息港 > 生活

当下海外公司泩存之道高汏全转向小快灵

发布时间:2019-05-15 01:11:24

法国其实公司是一家小公司,但却出奇的高效和有活力。

骑士公司年轻的制作团队。

我们公司每天都会使用8 种语言来办公。法国骑士制作公司的汪伟谈起他们公司的时候,这样向《好奇心》介绍。他是这家公司的亚洲业务执行官,中文就是这8 种语言中的一种。

不过每天来这里上班的总共也不超过25 个人。热闹的时候,自由艺术家和一些客户会坐在一楼的小会议室,或者是二楼房间的沙发上谈工作,提供点子。公司的二楼像是一个极客喜欢呆的地方,那里有他们引以为豪的渲染农场,它是由很多性能强大的计算机组成的超级电脑,拥有颇强的图像渲染能力。法国骑士制作公司靠近巴黎市中心,因为租金比较高,包括存放摄影灯等设备的地下室,三层办公室面积并不大,倒是外面的一个长着植物的院子让这个地方显得宽敞。

这是一家小公司,但他们在想办法让自己变得宽敞――比如让这8 种语言成为他们向国际推广的优势。这是一家公司,但也不全是,只是会做是这家公司给不少人的初印象。现在他们在想办法让更多的人对他们拥有会做广告公关、会制片、会制作内容的印象,这也是这家公司会讲8 种语言的25 个人分别负责公司的三个业务。

但这并不简单。就来说,更有利的环境在好莱坞,更好赚的钱在中国,在法国比它更有名的一家公司BUF 在距离这里6 公里左右的地方。这大概也是不少创业公司希望走出的尴尬:他们认为自己已经具备了过硬的技术和足够的人才,跟行业翘楚之间的距离是时间和地理位置。而在欧洲,任何一个单一市场都不够大,寻求全球合作是他们必须要做的事情。

已经在行业有一席之地的BUF 曾经为《一代宗师》、《雷神》、《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和近的《痞子英雄2》做过,在巴黎、洛杉矶、蒙特利尔和布鲁塞尔都有办公室,相比起法国骑士制作公司而言,1984 年创立,现在拥有300 名左右员工的BUF 在制作方面更加成熟。不过三年前,BUF 公司的Ekkarat Rodthong 跳槽到了骑士制作公司,他曾经为奥利佛-斯通的《亚历山大大帝》、吕克-贝松的《亚瑟与他的mini王国2》,还有《雷神》、 《寂静岭》这样的电影工作过7 年,同时是参与过8 部游戏制作的出色CG 动画师。这家公司能够给我更自由的创作空间, Ekkarat 这样解释。

骑士制作公司成立的时候只有2 个人,因为创始人那个时候在家里接活,比如给香奈儿制作广告片,集中和交换每个人的工程文件不太方便的缘故,就找办公地点凑到一起工作。就像刚刚创立初期给一些机构和广告客户做动画的皮克斯的理想一样,当时我们想做电影长片的,也想做我们自己的长片电影。创始人之一,同时也是公司的创意总监Umaru Embalo 说。2009 年创立到现在,他们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长片电影,但是他们还想让更多的人听说这家公司。

不巧的是,我们去拜访这家公司的那天,Umaru 刚从中国台湾回来没几天,又刚好去了葡萄牙。这是他们在全球拉生意的一种做法,也是常用的一种――从2010 年开始,就密集地参加国际行业展会,包括电影节和电影集市。客户就是这样认识的。2012 年他们在香港电影节认识了百友影业和中国服装品牌圣迪奥,随后就与百友影业合作制作了圣迪奥品牌的广告片,这是他们次跟中国的电影和电视进行的合作。

我们次见到Umaru,也是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一个叫做法国数码创意:中国电影新机遇的论坛上。虽然提前10 天才确定行程,但是这位创始人还是亲自来了一趟。我们的团队今年还去了北京国际电影节,我前段时间主要在为法国昂西动画电影节做准备。他们每年都会参加至少十几个电影节,也在迪拜电影节、戛纳电影节等5 个电影节中获奖或入围过。

因为近几年去的地方颇多,他常常能把电影节发生的事情讲得很好玩:戛纳电影节里电影行业的人确实多,所以会有一些并不是很专业的人在,一些人只是在假装做点生意,把戛纳当成一个大Party,去那里喝喝酒,见见明星。或者是一个有趣的发现:在一个异地环境下,比如我们在香港电影节谈生意比在本国谈生意要容易一些,打个比方,一个加拿大人在这里进行交易的时候,会比他在他的国家对我们更加亲近和爽快。他指的是那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一个爽快而高效的交易是这样的:对方向他描述一个场景,问他们能不能做,他们说可以,确定价格之后,马上就可以定下来。尽管真正开始这个项目可能还要等待一段时间。这是在全球进行业务推广的一种方式,另一种是带着自己做的片子去电影节找制片方。比如今年他们在法国昂西动画电影节做的事情。天我们会带着我们的剧集去见制片公司,第二天我们跟电视频道的人见面,下午去见行业的新人,第三天去见我们的一些合作伙伴。

他说的是骑士制作公司近做的一部动画电视连续剧《餐盘里的科学》,这是公司制片部门的一个项目。跟公司其它的制片项目,纪录片《矿山一般的生活》和动画长片《海盗和女巫们》相比,这可能是跟全球观众接地气的一个,适合6-9 岁的观众,讲的是食物的科学知识,比如为什么是胡萝卜是橘红色的,咸菜为什么是酸的,为什么面包在烤制的过程中变成了棕色。

他们打算将这部片子卖到国外去,视觉上考虑了国际化的风格样式,而且为影片配上了不同国家的语言版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7 个国家地区向他们表达过购买的意向。

这些能够发挥语言长处的业务对他们来说也更值得一提。Umaru 的身份是公司里津津乐道的:他一个人就会讲7 种语言,女朋友是日本人。公司其它人也不赖,一场会议是这样进行的:要聊一部智利导演亚历桑德罗-佐杜洛夫斯基的作品《现实的舞蹈》,名叫Xavier 的智利制片人会用西班牙与跟英国工作的同事Abi 交谈,Umaru 会将这些话翻译成法语给法国的总监听,总监会用英语回答制片人的问题。

办公室的白板上会写着不同国家的文字,员工可以借此掌握一些基本的外语知识。汪伟是这里的中国人,三年前来到巴黎上学,之后进入了这家公司,他负责着广告公关、电脑动画和影视制片的亚洲业务。是这家公司基本的业务,但从2009 年到现在,它们的服务对象也包括了轩尼诗、宜家、可口可乐,还有海尔的名字。

海尔的欧洲集团就在法国,青岛总部的人会来巴黎出差,汪伟和他的同事会到对方的公司开会和商量意见。跟参加电影节见潜在客户的方式不一样,海尔这家公司是他们通过比赛吸引过来的。海尔希望在欧洲做一系列的推广,就针对法国公关广告公司做了一场征集比赛,骑士制作公司赢了比赛。也是从这个时候起,这家公司才有了自己的广告公关部门,也借这个机会找了一批营销从业者。

除了在比赛前就准备过的几套营销方案,比如小游戏、视频和品牌推广内容之外,让汪伟津津乐道的,还有他们为海尔设计的吉祥物。那是跟中国人看到的很不一样的海尔形象,一男一女两个角色E-zy 和E-za 整个身体像机器人,有着长方形的脑袋。他们为海尔的吉祥物做了动画宣传短片,现在这个形象也出现在了欧洲各国,也成了海尔在俄罗斯、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吉祥物。

他们总是希望可以多试试。除了本来就在做的企业广告视频和视觉,他们还会为一些大型活动提供影像技术,比如利用自己积累的资源,给国内的人提供国外制片方面的人脉和建议,再比如利用办公室二楼房间那个可以计算20K 影像内容的超级计算机,去胜任的高分辨率的户外投影。

因为法国为鼓励国外的人来当地拍电影推行了退税政策,骑士制作公司也承接了帮外国人进行器材租赁和为外国人建立本地团队的工作。骑士制作公司和另外法国三家公司成立了影视后期基金会,分别向国外的制片公司提供视觉、声音处理、音乐创作、摄影机租借和数字暗房等服务,并吸引人的优惠:如果对方能够跟这四家公司共同合作,那么就可以延期支付大约20% 的合同款项。等于在退税之外,再为对方省点钱。

虽然业务多得跟他们会讲的语言一样,协同工作还是保持了自己的节奏。公司的两位创始人Cyril Le Pesant 和Umaru 负责接早的项目订单,他们与制片负责人Mathieu Sauer 分别主管公司的三个业务,于是这些项目订单就让分解给了各个部门进行创意、策略以及管理上的投入,出成品。

作为一家刚刚起步几年的欧洲公司来说,价格可以成为他们的优势。但是今后的优势,则还是取决于这家公司终可以创造的价值,皮克斯凭借一部《玩具总动员》确定了自己今后的道路,骑士制作公司需要的也是一部可以让更多人知道的长片。

Umaru 对此还是很自信的。他正在认识更多这样的人。奥巴马再次连任那天,我们去一个美国朋友家的派对庆祝。我们后来在派对上说,因为要早起,因为明天要跟一个美国制片人谈工作。没想到当晚的聚会上,他们听到一个美国人也说第二天要跟一个法国公司谈工作。后来知道这两个不认识的人说的就是对方。这个美国人是Steven Adams。他是美国有名的制片人,做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和《阿凡达》。越来越多这样的人在给他们创造机会。尽管在拉到主要客户之后,他们的确应该考虑除了去电影节之外更多的,系统的争取客户的方式。

成为一家在欧洲具有标杆地位的、动画、电影动画制作公司。Umaru 表示这是公司创立时定下的目标。公司的英文名Knightworks 解释了他们的做法,Night(晚上) 与Knight(骑士) 同音,意思是白天晚上都工作。我们是一群非常有激情的艺术家,不怕累。他说。

烟囱安装避雷针
球墨铸铁管价格
手机捕鱼游戏在线玩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