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顺信息港 > 生活

弃僧 百一十四章 糟糕的表演

发布时间:2019-12-05 07:56:56

弃僧 百一十四章 糟糕的表演

“还是打扰女皇陛下了吧?”

韩弃抱歉开口,飞弦苏格蕾亮晶晶的看了韩弃一眼,都已经在树林边的草地上坐下了。

韩弃不在意她的目光,多少习惯了。

女皇陛下并没看一直低头的圣约翰,只是打量韩弃怀里的吉他,开口询问:“这是……乐器吗?”

韩弃低头,笑着开口:“是乐器。因为六根弦,我叫它六弦琴。”

“你又新发明了乐器?”

突然身边询问声,韩弃看了一眼,是飞弦苏格蕾。

“怎么叫又?”

蕾安娜在不远处不参与进来,只是偶尔冰冷眼神扫视韩弃。

韩弃更不在意她了就,却是女皇陛下的询问,他不能不答。

“是……前不久也发明了一种,叫钢琴。”

单手行礼笑着,韩弃颠颠小短身:“以后有机会弹给您听。”

伊芙婕琳娜打量韩弃:“是用弹的?”

韩弃点头:“是用弹的。”

伊芙婕琳娜看着飞弦苏格蕾:“你听过了看来。”

飞弦苏格蕾别过头发:“期中考试艺术课的时候,他用新发明的乐器……还作词作曲唱了一首歌,并获得了。”

伊芙婕琳娜仔细看着韩弃,韩弃憨笑以对。

“看不出来。”

伊芙婕琳娜似笑非笑:“战力强,权术运用巧妙。艺术方面造诣也如此高。”

“您过奖了,呵呵,呵呵。”

韩弃笑着。

而飞弦苏格蕾转头看着韩弃。

骤然收起笑容,韩弃单手行礼示意伊芙婕琳娜:“没想到,早上打算过来练习一下和圣约翰导师,反而打扰了女皇陛下。”

“练习什么?”

伊芙婕琳娜低头看着那张纸:“你穿着吟游诗人长袍,看来你会吟唱了?”

“是唱的。但不是诗歌。”

飞弦苏格蕾开口解释。

伊芙婕琳娜开口:“还有除了诗歌以外可以吟唱的?”

飞弦苏格蕾点点头。

“是。”

韩弃开口示意:“圣约翰导师曾经是吟游诗人。这点女皇陛下一定清楚。所以对我之前艺术课唱的直白的歌这种新形式很感兴趣,昨天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圣约翰导师情绪涌动突然有了灵感一夜之间创作成功。而我也特地打造新乐器为他伴奏。”

“呵。”

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突然有了灵感……

飞弦苏格蕾扫了他一眼,伊芙婕琳娜也看着韩弃。

韩弃不在意,看着一旁的圣约翰导师,笑着开口:“一直以来他对我照顾有加。并不因为我是弃儿疏远我排斥我,反而可能因为他虽然不是弃儿但一样不会魔法斗气,所以很同情我的遭遇。久而久之我和圣约翰导师的关系就很亲近。经常讨论一些事。”

伊芙婕琳娜点头:“久而久之……”

看着韩弃,伊芙婕琳娜开口:“你来学校不到两个月吧?”

韩弃不在意笑着:“有些人,看一眼就投缘。有些人,认识一辈子也都是普通人……”

看着飞弦苏格蕾,韩弃笑着:“就好比我和班长。认识这么久,但我估计这辈子就这样了。弃儿和皇储身份注定多就是普通同学。”

飞弦苏格蕾看着韩弃,嘴角翘起标志的微表情。

而她怀里的小白狗,莫名对着韩弃呲牙汪汪叫。

被小短身一眨不眨的眼神盯着,呜呜又缩回去了。

――

“我们还是去一边练习吧。”

沉默片刻谁都没说话。

还是韩弃突然开口示意圣约翰导师,起身对着伊芙婕琳娜抱歉道:“陪圣约翰导师练习吟唱这首曲子,是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看看树林,韩弃开口:“虽然曾经在这片树林经历过不太开心的事……但也反而发现这里非常僻静。”

看了飞弦苏格蕾一眼,韩弃笑着对着伊芙婕琳娜:“不然也不会在这里被伏击围杀了。”

说完就要拽着还在沉默的圣约翰要离开。

“所以还是不打扰女皇陛下了。”

“吟唱?”

伊芙婕琳娜没理会韩弃要离开的打算,而是扫了一眼圣约翰,不确定看着韩弃:“你说他?不是你唱?”

“是他啊。”

韩弃点头:“自己作词作曲那么厉害,不自己唱给别人表达不出词曲意境的。”

笑着看着圣约翰,韩弃叹息:“我都不知道圣约翰导师除了是权术大师以外,以前居然是吟游诗人。”

今天韩弃穿着便衣,也就是瘦身款吟游诗人长袍:“所以您别看我穿着像个吟游诗人。其实我对传统诗歌一点不会的。”

“是吗?”

伊芙婕琳娜低头看着那张纸,随手丢到一边。

圣约翰身子一颤,痴痴看着被丢到一边的纸张,低头再次沉默。

神色似乎也黯然许多。

然而韩弃不动声色笑着:“女皇陛下就有所不知了。我也看了歌词,虽然是圣约翰导师对我的直白口水歌感兴趣才自己创作一首,算屈就了。可诗歌固然高雅,但却不通俗。通常太多华丽辞藻反而显得不够直白。而我身为弃儿没什么文化,之前艺术考试的时候献丑一下。对圣约翰导师这种才华高捷的人根本不算什么。”

捡起纸张示意伊芙婕琳娜,韩弃开口:“这种看似好像日常通俗话语般的歌词,配上乐器和旋律唱出来,不同于纯粹音乐表达意境的飘渺难寻,也不会有诗歌的晦涩难懂。反而如同对着你唱出心里想说却无法说口的话。”

四个手指韩弃直视伊芙婕琳娜:“四个字……恰到好处。”

“呵。”

很平和的笑声,但却很突兀也有点砸场子的意思。

韩弃看着偏头的飞弦苏格蕾一眼,停顿片刻,继续笑着示意伊芙婕琳娜:“当然。其实再怎么解释,新生事物终归不会那么快被接受。所以我们就不打扰女皇陛下了,您是浪漫之都艺术之都的女皇,自然不会在意我们这点小东西。”

说完将圣约翰拽起,行礼就要离开。

“既然这样……”

女皇伊芙婕琳娜平静笑着,看着韩弃:“不如留下来让我见识一下。”

韩弃一顿,转身茫然看着伊芙婕琳娜。

伊芙婕琳娜随意扫了圣约翰一眼,轻叹开口:“也累半天了。不能白说这么多却就这么走了……是吧?”

飞弦苏格蕾服气韩弃的脸皮,被拆穿了欲擒故纵的念头却一丁点的尴尬都没有。

憨笑拉着圣约翰又坐下。

圣约翰从始至终又如同木偶似的被韩弃主导。

离开宿舍朝树林出发之前鼓足的勇气此时不知道去哪了。

但韩弃至始至终都不在意的样子,笑着摆弄吉他,将小短身递给飞弦苏格蕾。

对着伊芙婕琳娜点头,韩弃开口:“既然艺术之都花冠帝国的女皇陛下屈尊指点,那真是求之不得。”

看着圣约翰导师,韩弃开口:“准备好了吧?跟着我的伴奏试试?”

圣约翰导师茫然看着韩弃,韩弃平静看着他的眼睛。

许久之后,圣约翰扯起嘴角,看着伊芙婕琳娜,却碰到她古井无波的目光,微微黯然别过视线。

吉他的前奏,已经响起。

“蹬~蹬蹬~~”

飞弦苏格蕾是听过钢琴的,更知道这一切都是韩弃预谋的可是。

她还是没想到一晚上这么紧凑的时间,作词作曲做乐器还要背诵歌唱。

尤其六弦琴这个新发明的乐器,和钢琴的音质以及弹奏出来的感觉氛围,还不一样。

前奏结束,至少听着吉他伴奏很悦耳。

似乎在阳光照射,树林环绕,草地青青,微风吹过的此时。

很惬意。

韩弃勾动琴弦发颤拉长音,点头看着似乎还有些紧张的圣约翰。

圣约翰知道,这是自己开始歌唱的信号了。

――

“我……咳咳。”

嗓音还有点沙哑,但韩弃一直鼓励的目光看着他。

并且又弹了小段前奏给他接。

圣约翰看着伊芙婕琳娜依旧平静没有变化波动的目光。

低头嘴唇都有点发颤。

“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我……我听见……”

飞弦苏格蕾多么有休养并且不俗气不势力甚至不会看中高低贵贱品节高尚的气质性格。

此时也微微咧嘴

,别过头发眼神有点同情的目光看向圣约翰。

为什么?

一个年纪五十岁,头发胡子都有些白了的老男人,此时唱着这么“口水”如同白话一般的歌……

还结结巴巴。

嗓音干涩。

似乎,还不在调子上。

虽然这首歌谁都没听过。甚至这种题材谁都没见识过。

但此时的气氛,被圣约翰导师弄得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甚至飞弦苏格蕾眉头紧皱看着韩弃。

在她想来经过昨天中午哈丽特导师那么一闹。

加上本来两人已经断开关系十几年了。

此时此刻,连的儒雅,的形象,也要彻底倒塌在女皇姑姑面前吗?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韩弃居然还一脸鼓励的模样?

这就是所谓的道歉没用提出要求尽全力补偿?

只是她没意识到,此时伊芙婕琳娜的表情。从难看到的眼神,有了细微的变化。

好笑,无奈,戏谑……

还有心疼。(未完待续。)

大城县医院怎么样
深圳做假牙去哪里做好
绍兴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呼和浩特市癫痫病专科医院
扬州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