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顺信息港 > 娱乐

汞都万山转型之痛10万亩耕哋受汞污染7z

发布时间:2019-06-13 14:45:03

“汞都”万山转型之痛:10万亩耕地受汞污染

贵州省铜仁市万山区,比深圳特区还早的我国县级特区,曾以“中国汞都”享誉全国,却因资源面临枯竭而被列入全国第二批衰退型城市名单。

官方资料显示,万山受汞污染的耕地土壤面积约10万亩,涉及人口10万人左右,土壤汞浓度0.207~255mg/kg,超标量572.3倍。在当地政府看来,万山的汞污染不同于一般的工业污染,它是特定时代、特定体制下的产物。

在生态修复与城市转型两座“大山”的重压下,万山将会如何突围?为此,《每日经济》实地采访了解到,在生态治理上,万山寄望于国家资金扶持,同时依托于“中国汞都”这个品牌。

2月19日下午,《每日经济》辗转到达贵州省铜仁市万山区,这里是一个没有河流的狭长谷地。

随后,来到万山镇张家湾,这里曾经是万山特区的贵州汞矿第六坑,各种低矮、简陋的青砖瓦房依山而建,其历史可追溯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如今,这里已被划为万山工业园区,远远望去,几家化工企业的红砖烟囱高高耸立。

自2009年开始,万山采用固化法治理汞矿附近的巨量废渣,而被汞污染的土壤治理还未启动。目前纳入治理规划的累计5万亩耕地,将采用综合修复法“排毒”。

汞污染约10万亩耕地/

“我们这儿是中国早的特区。上世纪50年代,万山帮国家还了8亿元的外债,贡献很大。”熟悉万山汞矿的张家湾一位村民向《每日经济》介绍说。

在万山镇的东北方向,是由原贵州汞矿改造成的万山汞都博物馆,这里展出的一张张历史照片,再次印证了万山特区曾经的热闹与辉煌。

“当时,万山特区有6万多人,其中工人就有4万多,这里有冶建公司、有色金属公司、金矿公司、贵州汞矿等。万山以前很火,相当繁荣。不过现在汞矿资源枯竭了,开采完了,好多单位都搬到了贵阳,有些搬到了广西。”上述村民感慨地说。

2002年,贵州汞矿因亏损实施政策性关闭。虽然汞矿不再开采了,但留下来的汞污染却一直潜藏在土壤中。

根据万山区委宣传部向提供的资料,1950~1980年,万山进行了大规模的开采冶炼,共排放含汞废气202.4亿立方米、汞废水5192万立方米、废渣624.2万立方米,由于当时没有明确的环保要求,肆意开采和堆放,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生态环境。

“汞污染的耕地面积约10万亩,涉及人口10万人左右,土壤汞浓度0.207~255mg/kg,超标量572.3倍。”上述万山区官方资料指出。

万山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张小辉亦向《每日经济》表示,当时万山区开采确实很粗放,但那是特定时代、特定体制下的产物,属于“历史性”污染。

虽然如此,但土法炼汞一直是万山的“特产”。受高利益的驱使,非法炼汞在当地屡禁不止。权威统计显示,仅2013年,万山区就查处了土法炼汞13处,捣毁土法炼汞炉灶70余座,没收毛汞200余斤、废氯化汞触媒50余吨。

汞废渣严重破坏生态/

走进万山国家矿产地质公园,犹如回到了当年汞矿开采的峥嵘岁月。据当地人介绍,这里是万山汞矿开采古老的地方,古代各部落为了争夺汞矿开采权,曾经火拼无数次。

沿着崎岖的绕山台阶向下,就是万山汞矿着名的黑洞子。“黑洞子”之名来源于长期土法炼汞之后矿洞熏成了黑色。黑洞子所在的岩壁上下里外均被掏挖成了蜂窝状,洞与洞之间是相通的。公开资料显示,万山汞矿的地下采矿坑道长达970多公里,甚为罕见。

山谷下游就是原来汞矿倾倒废渣的地方,但现在很难找到废渣痕迹,基本上全被土壤覆盖了。看到,梯田状的拦渣坝子一级一级地往山谷下游延伸,坝子处海拔高达几十米,梯田边沿与山脚衔接的地方被挖成了一条条沟渠。

万山区环保局办公室主任田洪昌告诉《每日经济》,矿渣堆在山坡上,一遇到下雨或者发大水,矿渣就要往下面冲,给下游的生态环境带来了巨大影响。

据万山区环保局提供的资料显示,以土壤环境质量标准三级标准值汞含量1.5mg/kg作为对比值,万山老矿区下游的敖寨河两岸受污染农田土壤汞含量25.68mg/kg,超标17.1倍;下溪乡两岸受污染农田土壤汞含量278.5mg/kg,超标185.6倍。更为严重的是,一遇到暴雨天气,汞矿渣随山洪而下,淤塞河道,导致敖寨河、下溪河两岸部分农民因无地可种失去生产、生活条件。

“从2009年开始,我们正式实施废渣稳定工程,国家相关专家曾来指导过,主要办法是用水泥将废渣稳定,盖上塑料薄膜,上面附上土壤,再种上植物,从而减少对下游的污染。”田洪昌介绍称,这是一种物理稳定法,这种方法存在诸多问题,比如若干年后废渣可能会重新暴露出来,因此以后每年都需要对工程进行跟踪监测与完善。

注意到,针对上述废渣固化工程,万山曾为此投资2870万元,新建拦渣坝7座、拦渣墙8道、拦砂坝1座、汞渣渗淋废水处理工程4座以及截洪沟、排水管等配套设施。

不过,如今随着汞废渣深加工业的发展,汞废渣“变废为宝”,身价倍增,未来会不会出现盗挖汞废渣的现象,成了当地环保部门担心的新问题。

5万亩土地纳入治理规划/

目前,万山面临着10万亩受污染耕地的修复压力,其中有5万亩已纳入土壤汞污染治理规划。

前不久,央视曾报道称,万山区下塘溪村一地块土壤中汞严重超标,导致村民种的白菜从里到外溃烂。

万山区承认一些地方的汞含量确实严重超标,但坚持认为土壤汞污染属于历史遗留问题,其治理修复也非一朝一夕可完成。

国家环境保护有色金属工业污染控制工程中心副主任闵小波向《每日经济》介绍说,针对土壤修复,目前国内主要采用加热分离、原位修复、植物萃取三种方法。每种方法各有优劣,需要多种方法综合运用。

实际上,万山区所采取的就是这种综合修复的思路。田洪昌表示,“我们为了治理土壤污染,采用了三种技术办法:对于重污染采用低温热解,中度污染采用固化技术,轻度污染采用植物修复。”

田洪昌指出,低温热解法并不会破坏土壤结构,但涉及一些工程设备,投入成本较高;植物修复法的周期较长,短也需要一两年。“目前,的问题是针对土壤汞污染的成熟技术、案例还没有出现,比如低温热解,在实验室做可以,一旦落实到工程上就难了,所以我们一般更倾向于固化法。”

据他透露,目前正在试点的项目采用的是化学固化,不同于稳定废渣的物理固化。试点项目位于万山区敖寨乡金家场村,面积大概有4亩,预计投入资金50万元。

参与上述试点项目的一位环保工程师向表示,一般在活性形态下,汞容易迁移。化学固化的原理是,让化学粉剂与土壤充分接触,产生瞬时反应,将汞的活性形态变成稳定形态,这种方法在美国已采用了近50年。

据了解,目前万山区纳入土壤汞污染治理规划立项的土地面积一共5万亩,土壤修复计划5年。其中,一期汞污染土地有4783亩,包括重度污染400多亩,修复计划2年。

治理资金寄望国家补助/

当前,万山区规划的5万亩汞污染耕地治理需要投入多少资金?这笔资金从何而来?这些问题成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万山区档案局局长、前万山区委宣传部副部长田必刚向介绍称,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万山汞资源逐渐枯竭。期间,万山特区也曾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2000年,万山区国内生产总值仅1.13亿元,地方财政收入677万元,农民人均收入1150元。

注意到,2013年万山实现财政总收入3.03亿元,其中公共预算收入1.46亿元,全年争取上级补助资金逾10亿元,但民生支出高达9.7亿元。

自身“造血”功能的不足以及民生开支过于庞大,让万山的生态修复面临巨大资金压力。

对此,田洪昌透露,他们将全部申请国家资金扶持,只有等国家资金到位了,他们才有能力推进土壤修复工作。“国家本身已经在搞试点,包括广东、广西、湖南、贵州等6个区域,预计投入100亿元。”

那么,这些资金以何种方式以及何时到位,关系着万山土壤修复的实际成效。

“国家筛选了这几个试点区域来做土壤修复,就是因为这些地方重金属污染比较严重。在很多地方上报之前,国家已经明确要拿出100亿元来作试点,也就是说,国家的钱已经到位了,就看各地怎么来编制具体治理方案了。”田洪昌表示。

从万山区提供的官方资料了解到,万山区申报总投资20亿元的《贵州铜仁典型区域土壤污染综合治理项目实施方案》项目已于2013年12月上报至环保部,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评审,将重点对下溪乡、敖寨乡沿河两岸的4783亩污染耕地进行修复。

“2013年,我们申请到了1420万元的国家重金属污染防治资金,周期大概需要一年。”田洪昌透露。

修复效果评估难度大/

国家投入巨额修复资金后,修复效果如何得到科学合理的评估,从而为更大范围的土壤修复提供参考?

注意到,贵州省环保厅早在2011年针对重金属污染防治设立了《采冶废渣等重金属污染治理效果评价方法研究》项目,承担这一课题的是贵州大学资源与环境工程学院。

该院院长吴攀表示,重金属污染防治项目实施后对环境的改善效果到底怎么样,改善效果如何进行量化,这些都仍未可知。“我们在2012年拿下这个课题之前,还没有看到国内这方面的研究。”

按照他们的课题框架,土壤改善效果主要通过重金属削减效应、经济效应与生态效应三大指标来评估。

不过吴攀表示,这个评估办法的难点是年限问题,修复工程结束后多少年来评估合适?政府显然等不了太久,这就需要与政府协商,“我们认为应分阶段评估”。

效果评估的另一难点来自于项目技术的隐蔽性。因为企业都有一些技术专利,项目实施后,污染减少量到底是由于采用了工程技术,还是属于自然减少(如下渗或植物吸收等),很难界定。

第三个问题是采样的代表性。因为土壤深度、位置等不同,重金属污染的分布差异性很大。

耕地成土壤污染重灾区/

实际上,万山仅是当前全国耕地遭受重金属污染的一个缩影,不过全国的这一污染数据仍是一个谜团。

早在2011年初,国务院就正式批复了《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按照《规划》,全国18个省区的4452家企业被纳入重点监控名单,14个省区被列为重点治理省区,到2015年重金属污染排放量要比2007年减少15%。不过,目前国内重金属污染严重程度到底有多高,需要多少治理资金,上述《规划》并未详尽披露。

去年《21世纪经济报道》称,全国有1/6的耕地受到重金属污染,大概需要修复资金6万亿元。

今年2月11日,环保部副部长翟青在接受香港《大公报》提问时表示,环保部正在编制《土壤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行动计划》,而土壤污染的准确数据还需要进一步的详细调查,治理污染所需的修复资金也是一个未知数。

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了解到,我国土壤污染总体形势不容乐观,局部地区污染严重,耕地正成为土壤污染的重灾区。该中心正在推进“土壤污染综合防治政策研究”课题。

闵小波表示,目前国内重金属污染治理已经有很大进展,但难点是技术推广以及资金问题。[1][2]下一页新兴产业尚未真正展开城市空间谋异地扩围

2011年,万山区确立了“产业原地转型、城市异地转型”的发展思路,去年当地还研究了多个国内资源型城市转型模式,以及国际上资源型城市转型的经验。在此基础上,万山区总结称,“寻找适合我区转型的道路,仍是我区需要思考的问题之一。”

在接受《每日经济》采访时,相关专家指出,万山应该扩大开放,主动融入铜仁市乃至武陵山经济协作区的发展大格局中,产业要多元化、生态化,同时要作好社会保障工作。

从“老山口”下了高速收费站,前行一公里向左转,不远处便能看到一座写着“万山转型工业园”鎏金大字的石碑。这里距离万山老城大约9公里,园区企业聚集才刚起步。

这是“中国汞都”万山迈出城市转型的重要一步。此前,铜仁市委书记刘奇凡曾公开表示,“万山区要走出发展困境,必须创新加实干,突破传统思维,探索资源枯竭区转型发展新路。”2011年,万山区确立了“产业原地转型、城市异地转型”的发展思路。

在铜仁当地学者看来,万山的转型发展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应当把政策扶持、资金支持、产业升级、产业转移、铜仁新区建设、社会保障、地方特色、城市化与工业化等充分结合起来。

挖掘替代性产业/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万山的汞资源开始逐渐枯竭。2002年,万山汞矿被迫进行政策性关闭。2009年,万山被国务院列为全国第二批资源枯竭型城市。

《万山特区工业志》执行主编姚茂义向《每日经济》表示,“万山汞储量可能还有几千吨,地下埋藏太深或比较分散,原来含矿量有2%~4%,现在可能仅有3‰,含矿量太低,汞矿也低于当地河床。”

贵州省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胡晓登向《每日经济》说,“经济学上有一个非常着名的词汇,叫路径依赖或资源掣肘,在一个国家或地区,它的发展与资源富集是不对应的,这些地区往往依赖单一的资源,反而排斥了其他产业发展,排斥了科学技术的提高、人力质量的提升,他们并没有因资源富集而富裕起来。”

万山转型,路在何方?

“实际上,万山主要有两大转型:一是‘产业原地转型’,主要是‘扶强扶优’,要求高污染企业强制性关闭,去年强行关闭了几家;二是‘城市异地转型’,以后万山的城市中心要与铜仁市协调发展。”万山区档案局局长、前万山区委宣传部副部长田必刚表示。

2011年初,万山区确立了“产业原地转型、城市异地转型”的发展思路。

2013年5月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万山区专门作出了“用好国家扶持政策,加快推动转型可持续发展”等重要批示。

随后不久,贵州省委、省政府联合发布了《关于支持万山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发展的意见》,其中提到“支撑万山发展接续替代产业,把万山作为我省工业重镇及承接东西部产业转移的重点,将含钾页岩综合开发利用、锰矿开采及锰精深加工、生物医药、电子信息、新材料及装备制造、新能源等纳入全省产业规划布局。”

在实地采访中,了解到,在万山的“产业原地转型”中,当地依托“中国汞都”这一品牌,已经逐步建立起了“全国汞化工循环经济示范区”。

“万山的汞生产虽然不搞了,但汞的深加工还得继续进行,因为万山的汞开采和应用有几千年历史,全国的研发技术都在这里,防止汞污染也有丰富的经验。”姚茂义向表示。

“全国汞化工循环经济示范区”坐落在万山镇张家湾,规划面积4.61平方公里,现有红晶汞业、红菱工业等7家汞加工企业,相关产品市场份额占全国70%以上。预计到2015年,示范区将实现产值50亿元、利税5亿元,解决社会就业4000多个,到2020年实现百亿产值目标。

万山矿产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泽云向《每日经济》表示,“1993年,我们投资4万元成立了家汞生产加工的民营企业,现在已有16个汞系列产品。我们主要从陕西等外地买来汞,比如30公斤汞的市场价是3.6万元,如果加工成汞触媒,市场价就是7万元,毛利率可达50%左右。”吴泽云表示,但企业要拿出30%的利润用于环保投入。

胡晓登表示,全国范围比较典型的资源枯竭型城市,基本上开采几百年资源耗尽了,以资源为基础的城市面临着生存与发展,必须寻求新的产业、新的生存发展方式。一般的非资源型城市的转型主要是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比如发展金融、交通、服务、餐饮等,但也要具备一定的条件,比如交通条件比较好、资源整合能力比较强、行政级别比较高。但万山那一点都不具备,转型的难度确实非常大,可以采取两种方式,稀释一部分人口,原来庞大的产业基础支撑的城市,随着资源枯竭已经不能支撑了,还得寻求吸纳就业的产业,非转不可;第二因地制宜地开发打造一些新的产业,转型的模式途径与非资源型城市不一样。

针对经济发展与生态环保如何协调的问题,胡晓登指出必须重新发掘确定新的产业资源,万山气候条件比较好,可以做一些现代农业、特色农业加工业,也就是说要根据当地的资源禀赋发展一些主导产业,只有在此基础上,才能找到一条新的发展路子,贵州很多城市正在或早或晚都要面临这样的转型局面。

了解到,万山目前已完成申报矿山公园4A级景区、夜郎谷3A级景区,及正在加快改造万山汞矿历史博物馆,大力发展文化旅游产业。资料显示,2013年,万山实现旅游收入1.55亿元,同比增长34%。

在铜仁学院副教授王友云看来,地方官员出于GDP增长考虑,往往会承接沿海一些落后产业,万山肯定要发展适合本地的新兴产业,比如高新技术产业、可循环的环保产业,也要借助沿海产业转移的机会,进一步完善产业布局,但在项目落地上必须有所选择。

实际上,贵州省委前述文件中提到的生物医药、电子信息与新能源等新兴产业,作为未来贵州工业重镇的万山,还没有真正展开布局。王友云认为,在发展此类产业上,万山在技术人才、政策环境、基础配套、政务效率与思想观念等方面还存在短板。

城市空间大腾挪/

据万山区委宣传部透露,未来万山区的新行政中心将搬迁至谢桥新区,而不再局限于原来万山特区这个“弹丸之地”。

“万山经济中心必须移动,进行空间解构,在空间布局上必须向周边经济实力比较强、辐射力度比较大的城市靠拢,实现相互弥补。”贵州省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胡晓登表示。

据了解,万山特区有很大一部分地盘的下面已被掏空,而且又处于一条狭长的沟谷地形,城市扩张空间受到极大的制约。而谢桥新区原本就是铜仁市通过行政划拨,将原来的谢桥片区划为万山区的管辖范围,并与铜仁市主城区的碧江区较近。

2009年7月,铜仁地区撤地设市,推进“铜仁-万山同城化”战略,打造“一城两区、南拓北兴”格局。其中,南部结合万山特区的融入打造谢桥新城,形成以铜仁老城为核心,一南一北两翼扩张的大铜仁格局,逐步成为黔东地区的区域性中心城市。

今年2月12日,万山区区长张吉刚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透露,目前谢桥新区骨架基本形成,已完成谢桥新区核心区、高速路口片区、北部片区、代门坡片区4个详细规划,茶店街道作为新城拓展区已纳入《铜仁市城市总体规划》,新城区建成后,面积将达到7平方公里。

上述报告还提到,谢桥新区已有西南商贸城一期、万和星城、金鳞半岛、南溪苑等房地产项目入驻开发,以及梵净山生态农业科技园二期、西南商贸城二期、武陵星城天街美都城市综合体等商业地产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内的很多新区开发往往陷入“睡城”、“鬼城”等城市发展怪圈,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房地产开发过快,但相关产业及配套未能同步跟上。

不过,张吉刚在布置2014年工作时强调,要强化新区规划管理,立足城市服务功能提升区域定位,科学布局商贸物流、房开商住、设施配套、酒店休闲等城市功能。建立健全规划追究制度,确保城市建设严格按照规划要求执行。

在胡晓登看来,万山的城市转型必须扩大开放,主动地融入周边经济的发展,并渗透进去。

“整个铜仁是一个远离贵阳的四省交界地区,这种情况不止是铜仁,像湖南怀化、重庆黔江、湖北恩施等地都远离省会城市。交界地区的发展可能更多是要依靠自身发展,铜仁更多的是跟湖南交往。”王友云表示,国家提出了一种新的扶贫开发模式,在武陵山片区率先试点,对特困区集中连片开发,要求片区内的各城市之间加强协作,打破地方保护主义,不能有市场壁垒。

手记

一座被“妖魔化”的边陲城市

2月19日下午,“中国汞都”万山雪后初晴,地面湿漉漉的,菜地里的青菜并没有像外界所传已经黑到菜心,反而绿油油的,残雪在暖阳的照耀下分外耀眼。来到位于万山镇张家湾的汞化工业园区,远远望去,几个高耸的烟囱直插云霄,在更远处的一个山顶上,还能依稀看到旧时的一个土灰色烟囱,这一切似乎昭示着万山曾经的辉煌。

万山红晶汞业门前,一名负责环保的陶姓老技术员一边遛狗,一边向说道,“我们这家企业已有10年历史,我主要负责企业的环保,主要是针对烟囱、管道、污水等环保处理,环保部门有时候一个季度或三个月来复查一次。”

在万山,无论是企业,还是地方政府,治污是不得不做的工作。原因是万山的汞污染严重,当地官方资料如此统计:汞污染耕地面积约10万亩,涉及人口10人左右,土壤汞浓度超标量572.3倍。

对于汞含量严重超标,万山区并不否认,不过,令其不满的是有些报道在对万山汞污染治理上,只字未提。万山区委宣传部相关人士称,“那个报道出来后,给人的印象是万山汞污染似乎要出人命了,这对他们的负面效益相当大,修复难度更大。”

实地走访了解到,万山已经做了一些具体的废渣处理工程,并采用了综合修复的思路,针对污染程度不同采取不同类型的修复办法。此外,目前当地也已经向环保部上报当地土壤汞污染修复方案等。

“过去,万山的工业发展是以牺牲环境作为代价。现在,万山绝不再走先污染后治理之路。”万山区区长张吉刚曾表示,除对原有汞化工、铁合金、锰及锰化工企业进行升级改造、淘汰,治理污染企业实现达标排放外,还将在现有项目引进上,由“招”向“择”转变。

实际上,包括万山建设全国汞化工循环经济示范区、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循环经济示范园区、汞化工研发中心技工产品交易市场等项目,当地已开始重视产业的生态化。

如铜仁学院中文系行政管理学副教授、厦门大学公共管理学在读博士王友云所述,万山是贵州省的一个边缘区域,也是贵州、湖南、湖北与重庆4个省份的交界地带,经济不发达,在工业化的初级阶段,主要依托于资源为基础而发展起来,但从长久来看,随着工业化进入中后期阶段,资源枯竭是必然的,所面临的转型也是必然的。

不过,因交通、区位、行政级别等因素,万山转型并不轻松。贵州省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胡晓登建议,万山应该走两条路,一方面稀释一部分人口,另一方面因地制宜开发打造新的产业。

在采访的同时,尽管万山发展现状并不乐观,但当地人言谈间掩饰不住对当地曾经辉煌的骄傲,一位村民说道,“我们这里上世纪50年代就点电灯了,那时候汞矿上有解放牌汽车六七十辆。”

原标题: “汞都”万山转型之痛:10万亩耕地受汞污染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前一页[1][2]

如何制作自己的小程序
微店怎么注册店铺
白癜风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