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顺信息港 > 教育

凰劫 番外三 初见 风孽云

发布时间:2019-10-13 01:05:27

凰劫 番外三 初见 风孽云

何必恐惧你的敌人?

你的敌人多只会杀死你。

何必恐惧你的朋友?

因为朋友多只会背叛你。

……恶的,永远只有和你血脉相连却将你视作死敌的亲人,只有他们,才懂得如何刀刀见血的伤人。

现在,我连亲人都没了,所以,这世间,我再无惧怕的东西。

――不腐城君主风孽云语

“……人间十八都,将又新出冕尊,因此,本城主前来恭贺。”

故庭燎开口,语气肃穆,但是,他望向站在各君之前与天君寂非岑并肩而立的风淄衣时,眸中,偶有嘲意。

看见他明晃晃的、不加一丝掩饰的恶意,风淄衣和她身侧的风素仙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然后……预感成真。

――世人皆知,世有史书三册,由天道执笔,写三界世事。每册又分正副二册,此六册史书由各界冕尊执掌,平素栖于他们灵魂之上……冕尊非史书记载者,他们只能旁观……每位冕尊君格不一,可观世事不一。

故庭燎话音刚落,就见在现场的两位冕尊――风淄衣与天君寂非岑眼前神辉漾开,两册微有些泛黄的史书出现在神辉中,无人动手,它们却自己打开,同时,神辉从打开的书页射出,直照到苍穹深处,然后,声声梵音之中,一行字出现,片刻后才消失。

――人间沈氏有女,历浮罗塔八十一道劫难而活,浴血加冕,得战之神魂,天道特赐下绝骨艳血,尊其为人间神族无上冕尊,入主不腐城为君,以浮罗为君印,人间十八都中八座都城归于其麾下。另,其一人成一神族,与风氏风淄衣同理十八都诸事,位同尊。

――那两册史书之上同时记载道。然后在神辉之中,除了天君寂非岑、人尊风淄衣以及冥府之主故庭燎外,满场仙吏君王,就连故庭燎身后鸟都不鸟风淄衣的那三位以及风素仙也朝着人间不腐城的方向伏地而拜,同贺人间十八都那位在以前岁月连一个扫地的仙吏都敢嘲讽的君王卫冕为尊。

当哑女应下那人的……不算邀请的邀请时,就听见故庭燎说人间将出新的冕尊,然后就看见风淄衣与寂非岑神魂中的史书现世,再然后,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那个红衣女子广袖一挥,便将她带入了虚空,而在虚空中,哑女还未站定,就见一册与风淄衣面前的那册史书一模一样的书卷出现在她眼前,同样的光,同样的字出现。看过之后,哑女突然明白这人为何要突然将她带入虚空了。

――不过是她怕这史书出现后,让她露了行踪罢了。

可是……为什么呢?

她是谁?又为什么要躲呢?

……哑女纤长手指点着嘴唇,明显的陷入了深思,而在天界第十三重天,风淄衣的史书阖上,重新栖回她的魂魄之中,可是天君的史书光芒黯淡之后又重新亮起,又有字浮现。

――沈氏神族,凡人沈云为现任族长,地位与风氏神族之主风淄衣同尊,有女,为其继承者。沈氏女,小名,风孽云,有风氏嫡支血脉,为下任风氏之主。

上面写到。

满殿之人面面相觑,唯有故庭燎与他身后三人笑得自得。风淄衣收了史书,面沉如水,一双眸子看不清情绪,而她身侧,风素仙面色苍白,浑身颤抖着,有些不能接受。

――明明……明明,她该是风氏的下一任主人、十八都的第二位冕尊……

似乎还嫌刺激不够大似的,殿外忽奏开仙乐,百鸟来朝,在鸾鹤齐鸣中,有仙吏从三十三重天而来,身着冠衣,手捧浮罗花枝,冲虚空而拜。

“三十三重天神尊不遇贺孽云君加冕为尊。”

冥界亦有阴司从二十四极天而来,手执往生之莲,朗声,代冥尊贺孽云加冕。

故庭燎冲着风淄衣笑得更加不怀好意。

虚空中,红衣的那人望见故庭燎一点儿都不矜持的笑,不禁捂脸。

这人……她怎么会认识这样无耻的人?他还嫌风淄衣脸色不够难看似的,竟然还挑衅。

心理这样想着,可她的眉间笑意却藏不住了。

至此,哑女再猜不透眼前这人是谁,她该真是白痴了。

――传说中已死的沈孽,现在的沈氏神族下任族长、十八都中不腐城君主、人间继风孽云之后新近加冕的冕尊风孽云。

哑女不知该用何种表情来面对昔时她听故事时,想了千万遍却从未见过的故人。

“你为什么会选我为佐书?”哑女不明白。她在天界虽然无名,但是好歹也呆了几天,该明白的常识,她都明白,可是,正因为明白,所以才不解。

――佐书,那是十八都的每一座城中,除了君主之外的神。

“听见”哑女的传音,尚处在故庭燎给的惊喜中还没有回过神的风孽云愣了一愣,然后笑开。

“为什么吗?”她抬头望向哑女,唇角依然带着笑,眸子清冷却清澈,“因为啊,我们的身后都空无一人。”

――因为,我们的身后都空无一人。

哑女听见她说。

在得知风孽云的身份之后,对于她为什么要选她一个天界还没有登封的小仙为佐书,脑中想过无数个理由,却唯独没有想过这一个。

孽云明明已经获得无上权利,她的额上,浮罗尊印散出神辉,不腐城君格也被烙入她的神魂之中,可是,她却说,她的身后空无一人。

哑女突然笑了一下。

她们的身后,除了自己的影子,可不就是空无一人吗?

既然如此,你是要我站在你的背后,而你守护我的后背吗?

哑女笑着,修长手指拂上眼角,揩去一点湿意。

好的呀,陛下。

随着漫天盛开的莲花与浮罗,哑女慢慢俯身而拜。当时,她不知为何只见孽云一面,她就宁愿背着叛离三十三重天的罪名追随风孽云而去,后来,在时光流逝中,她渐渐明白,她,就是为了这一个人而存在的。

原本编在天界君书之上的哑女之名渐渐消失,天界再没有叫做哑女的仙吏,但是,除了仙界司法的君主之外,即使刚才他们明明感觉到一个仙吏消失在他们的君典之上,也没有引起他们的一丝注意,可片刻后,跪伏在地的众君主一脸蒙逼,而人间十八都中,由风淄衣任命的月上之都的君主却下了一头冷汗――他的君位……没了。

――今天短短片刻,人间不仅仅出现了新冕,就连冕尊之下的佐书也即刻诞生了。而在这之前,三界内从来没有冕尊卫冕和冕尊的佐书登封同时发生的前例。

各君主君书之上,同时记载:人间女聆心,封不腐城及冕尊孽云君佐书封位,天授起君格,由不腐君赐莲火君印,同领孽云君麾下月上之城君主之位。

哑女,不,聆心尚处在蒙逼状态,风淄衣掩在袖中的手握的紧紧的,指甲刺破了掌心也没有留意。故庭燎笑了一下,向天君抱了抱拳,算作打了个招呼:“既然贺都贺完了,天君陛下就不用留了,本城主便不叨扰。”说着转身就走,跟在他身后的书生祭和尚在虚空之中的风孽云闻言,唇角不禁抽了抽。

说得就像天君留你了似的,心里自己都没有B数吗?

风淄衣向天君告辞过后,领着来自人间十八都的君主与仙吏下了第十三重天,出天门后回了十八都。

就在他们的罗车行在某处虚空时,风淄衣身体一僵,却依然端坐,任罗车驶向浮罗都的方向。

――就在刚才,十八都中,除了她的浮罗城、孽云的不腐城、刚新封的月上之称君主外,她所设的剩下的十五位君主中,有七位君主同时失了君印与君格,连同那几位君主亲设的佐书也一同失了神位。

“欺人太甚!”风素仙咬牙,可是瞥见母亲难看的脸色后乖乖的跟在她的身后,再不言语。

“突然心情就变好了。”

看着风淄衣黑着一张脸离去,风淄衣感叹,感叹完后,手按在还没有消失,尚在她眼前漂浮的史书,以天道意志与冕尊之名,取了被天道划在她麾下的八座城池之中,除了月上之城的君主君印与君格,然后又叹道:“真好玩哈。”

聆心站在风孽云身后,看着风孽云拢着头发望着风淄衣离去的方向感叹,可背影却有些许落寞。

――世间痛的,不过与血脉相连的那些人拔刀相向罢?

风孽云感叹完了,却又抚着她手中漾出神辉的史书笑得看不见眼睛,“这真是个好玩意儿,由它护着,就算是风淄衣与寂非岑这两个冕尊都察觉不到我的气息。”说着,她摸摸鼻尖,笑得不怀好意,“以后有这个东西护着,去偷我家老头子的那些藏酒的话,大概再不会被抓包了吧?”说完,她左手握拳捶在右手掌心,一槌定音,显然觉得这是个好东西。

望见风孽云的笑脸,仿佛刚才聆心望见她那一瞬的落寞与悲哀是错觉一般

风孽云从怀中掏出三年前从故庭燎那里顺来的一只木雕的仙鹤,扔到空中时,那只鹤变大,她跃到鹤背之上,招呼聆心,“我三年多没回不腐城了,没有我祸祸,大概,我家老头子又攒了好多酒吧,聆心回去之后我放风,你去老头子的酒窖里摸几坛子好酒。”

聆心坐在风孽云身后,然后鹤飞向不腐城方向,听风孽云开口,就算温婉如她,都不禁翻了翻白眼,然后她的心语清晰的传入孽云心中。

“怎么不是我放风,你去……呃,拿两坛出来?”

“我是君主啊,偷东西会失道的。”风孽云答的义正言辞。

“我也是君主啊,我去偷的话,难道不会失道吗?”聆心反驳。

风孽云想了一想,又正经道:“回去之后,忽悠故庭燎去偷,反正他被老头子揍习惯了。”提起故庭燎,风孽云说着,话题又明显跑远:“话说,三年前怎么不知道故庭燎这么威风,不用的话可惜了。”

聆心不知她这有什么好可惜的,但是,她可以确定的是,她家君主肚子里憋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们身下,被故庭燎注入灵识的木鹤长唳,显然也不满风孽云接二连三的打它家主人的主意。

风孽云用力拍了一下仙鹤,不满,“小白眼狼,在浮罗塔那么冷的地方,我都没舍得把你劈了当柴烧,我对你那么好,你还向着故庭燎。”

……你当时倒是想劈,但是没有劈得开好吧。

木鹤又是一声长啸。

“讨厌鬼,和故庭燎一样讨厌。”风孽云嘟囔,她的身后,聆了木鹤心语的聆心毫不客气的大笑。

然后,风孽云也慢慢笑起来。

现在,她该生活的很好了,像父亲曾希望的一样好,不是吗?

吉林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家好
广州慢性宫颈炎症治疗医院
山东治疗女性不孕不育价格
江苏哪家医院能看性病
武汉盆腔炎各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