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顺信息港 > 网络

我的大学情谊

发布时间:2019-07-13 06:50:28

一阵秋雨一阵寒,又是一秋季,今年的秋天仿佛比以往更冰,更冷,刮过的秋风也让人瑟瑟发冷。我站在城市的边沿,看着清冷的街道和过往匆忙的人群,一个热情与冰冷交织的世界,迸发着巨大的未来。这里没有作家笔下情怀的一叶知秋,也没有诗人口中吟唱的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的秋悲,更别提画家手中的灿漫黄金图。前面一栋栋高楼大厦,冰冷水泥建筑物,仿佛一道宏伟的城墙,隔开人群,留下过往的深情。

我依然记得那是去年的秋天,九月的开学日子,总是伴随断断续续的飘扬小雨,带着丝丝寒意,点点凉快融入这个有激情,有梦想,有活力的校园。催动那一颗颗永远浇不灭的炽热的内心。这是我大学一年,所以我格外珍惜路过的风景和走过的人。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向校园大门,就像以前过往的青春,每一步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以前是,现在也是!

我的宿舍坐落在校园的东南方向,侧面是一道布满牵牛花的围墙,正值花期,牵牛花艳丽缤纷,鲜艳迷人,每到此季节,这里莫名成了女孩子拍照的风景墙。整栋男生宿舍高有10层,宽约80米左右,外贴高光瓷砖,明亮干净大气。我是大四中文系,被安排在10层,所以中文系的学生个个都养成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气度。

我的宿舍是4人一间,就像中国成千上万的大学宿舍。坐在床上用笔记本写玄幻小说的是王东杨,今年22岁,来自湖南的普通家庭,个子高高瘦瘦,带着几百度的眼睛,头发也永远是乱乱的,嗯,怎么说呢,有点文化工作者的味道。靠在墙上听音乐的是段子宇,今年23岁,来自云南昆明,从小家境环境很好,父母也混的不错,所以看起来比较悠闲。另外一位是河北省保定市的一位腼腆的男生,叫林胡明,今年22岁,手里永远带着一本晦涩难懂冗长的书籍,鲁迅,老舍,巴金,朱自清,林清玄等现代作家的书籍早就熟烂于心。

“嘿,流浪,我的红牛呢,今年又是你来晚了”在我思绪纷飞之际,后面突然有一双厚重有力地大手拍在我肩膀。不用看,这段子宇,这家伙每年提前两天过来,就是为了当年一个无关紧要的赌局。“OK,OK,你打开行李箱看看”我嘴角轻扬,头瞥了两下行李箱,扬声说道。“我靠,一箱啊,”我靠,这家伙不愧是篮球队的力量,声音也不是盖的,真他妈的大!

段子宇,我大学四年的死党,我们是在大一入学的场大雨中认识。那天在篮球场上,霖雨伴随着刺骨的寒意,湿润我们的双眼,淋湿我们的身躯,然后被火热的内心给温暖。广阔的篮球场上,只有两道孤独的身影在来回冲突和防守,然后不断传出我们的嘶吼伴随着篮球敲打雨水的声音,“呀,啊呀.....”“啪,啪,啪......”校园小道上匆匆忙忙路过的同学,他们都用异样的目光望着我们,然后低头更加匆忙的赶路,我想:如果他们不觉的帅,那就觉的疯吧!这是我入学以来打过酐畅淋漓地一场篮球,交了混账的同学,做了正确的选择。自那以后,球场上只要有他的身躯,就少不了我的影子。红牛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赌局,也是一言九鼎的承若。“有红牛,球场就有兄弟”。

王东杨,这个才华横溢,有大志向的年轻人。当年在校,王东杨号称年级情怀的作家。当年我们的认识是因为一首写给班花的情诗,这件事情如今我依然记忆犹新。这是入学的第三周,生活和人缘都已经安定下来,这些好动的男生,自然早就立下了新的目标------找一个女朋友。我当时是王东杨的同桌,这个性情飞扬的少年已经开始初露锋芒,尤其是在情诗和情歌方面更是声名鹊起。在当时已经有男生开始寻找他写情诗了,在这个文学的世界里,打动女孩的是浪漫情怀的情诗。那是一封《少年的爱恋》来自隔壁班男生的请求,王东杨立马答应,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作为他的同桌,对于这种事情我已经常以为常,当然对于王东杨的答应后然后叫我帮忙写情诗的事情,我也乐在其中。当时的内容是:

微风吹醒我的梦

我依然沉醉在昨天

那是一个微凉的傍晚

晚鸿和着暗淡的灯光照耀在你的脸上

啊!你是路边盛开的玫瑰花

————香气四溢

啊!你是扎根路边的玫瑰花

————鲜艳欲滴

美丽的少女,美丽的少女

你娇羞的红唇

亲吻少年的心

你聚拢的长发

让深情的眼睛陶醉

你活力无限的热情

让人坠入着迷

啊!啊!请让我为你狂歌一首

表达我深深地情意

走了走了

校园的水泥路是否适合你的布鞋

看了看了

你白皙的皮肤阳光都暗了

想了想了

记忆说走又不走

路过你的径园

————我沉醉了

这篇由我代笔洋洋洒洒几百字的情诗,确认打动这个文艺少女。我们无形中做了一次月老,当然也因此获得了一顿丰盛的夜宵。在日后的日子里,我和王东杨承接各种小生意,其中包括:写情诗,写情书,写检讨,帮忙写演讲稿......我们深厚的友谊都是建立在生活每一点一滴中,多年后,已经成为挥之不去的回忆了。

“林胡明,快点,要迟到了”“浪哥,马上就好,两分钟”“流浪,今天你通宵吗?我请客”“不通,明天我还有事,爱通自己通”“浪哥,你还有钱吗?借我一点”“靠,你能不能省点花,走,上网去,我请客”“林胡明,不玩了,今天还要考证”“浪哥,在打一盘,好不容易来手感,求求你了,就一盘”林胡明,这个古典文学气质的男生,同时也和中国千千万万喜欢腾讯网游的学生一样,沉迷游戏,不可自拔!和林胡明在一起的时光永远是快乐的,这个没有心计,喜欢古典文学的男孩子。大学四年,我们一起上网, 一起通宵,一起迟到,一起谈历史,冬天一起拿被子去网吧,无数次一起为没钱上网感到无奈,为虚拟网游装备一起砸钱.......我们一起说好,毕业照那天,一起去网吧上网,打她个天昏地暗。

毕业了,我那逝去的青春,犹如那一去不复返的江水,再也找不回来了。深情只可成追忆,不可惘然把头回。

前列腺钙化的康复保健
黑龙江好的治疗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