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顺信息港 > 时尚

老板屡骗救命钱社会救助认定亟待解困

发布时间:2019-11-12 02:35:45

老板屡骗救命钱:社会救助认定亟待解困

历经30多年改革发展,中国的社会救助正在形成以城乡低保、保障性住房、教育救助、医疗救助等为核心的制度框架,它构成了民生保障的一道防线,维系着社会稳定与和谐。但面向低收入群体的救助政策扩面加码、群众受惠真金白银的事实,也使一些不符合条件的人想方设法挤进社会救助申请者行列,由此产生的开私车领低保、老板富翁入住经济适用房等现象引起社会强烈不满。如何严把救助标准认定关,成为一个体制性难题。

望闻问切式认定存在三大弊端

前不久,沿海一个大城市刚刚将保障性住房分配名单 晒出来,就引起社会哗然,有人公开指称政府部门没有把申请人的家庭经济状况调查清楚,存在隐瞒财产、虚假申报现象。

一个中部大城市市长在私下场合曾向半月谈谈到自己亲历的尴尬一幕:某次外出遇上一位腰缠万贯的私企老板。老板热情地握住他的手说:谢谢市长!我刚刚拿到了经济适用房补贴!

这些引人反思的事实背后,反映出我国社会救助制度在认定谁是穷人上面临现实挑战。据了解,目前我国各项社会救助政策中,低保被公认为认定标准为严格的一项。通行的做法是民政部门采取多次、多层级和交叉等方式实施入户调查、邻里访问、信函索证以及社区评议、社区公示等,以调查申请对象家庭收入和财产。这些方法,在低保制度初创时曾发挥过重要作用。但南开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主任关信平等专家认为,目前我国城市低保等社会救助政策审批管理,主要依托居委会和社区居民监督,这种望闻问切式的对象认定办法,主要存在三个弊端:

信息抓不准。低保审批的信息来源主要依赖个人申报、所在单位提供证明材料、入户调查以及社区居民对不实者的举报等。但一些申请者刻意瞒报,一些单位在提供证明材料时把关不严,甚至有意提供虚假材料的情况。入户调查虽然可以直接观察,但只能看到表面情况,难以获得申请者的存款、股票、汽车及其他住房等方面的信息。

运行成本高。目前的认定程序比较复杂,既需要申请人提供许多证明材料,又需要工作人员去核实材料的真伪,包括向提供材料的单位进行调查、入户调查、公示等环节,需要动员社区、街道的很多干部参与调查。有的城市还建立了一支人数众多的低保专干队伍,工作经费开销很大。

监督效果减。各地对低保申请者和获准的低保对象进行多次张榜公示,是在传统手段抓不准信息前提下的一种变相群众监督措施。但是,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际关系变迁,昔日邻里之间知根知底的熟人社会,变成了如今邻里相望、老死不相往来的现代社区,群众监督效果日渐衰减。相反,张榜公示等措施,损伤低收入者尤其是贫困家庭中未成年人自尊心的副作用变得越来越突出。在采访中,有些低保户坦言不拿钱日子过不下去,拿了钱出门抬不起头。

近些年,有审计机关对一些地方低保对象家庭开展调查,结果某城市被查出有5%以上的低保户不符合低保条件。目前,我国城乡低保年支出资金900多亿元,对救助对象认定即使只有1%左右的误差,也意味着10亿元左右的救命钱没有补贴给真正困难的人。

精确认定面临部门信息共享难

了解到,为破解城市低收入家庭认定的难题,国家有关部门做了大量探索。民政部在上海市试点成立居民家庭经济状况核对中心,提出三个一工作目标:一个平台,即建立一个面向上海全市居民的经济状况核对的综合信息处理平台,把原本分散在政府各部门的相关经济状况信息,通过核对系统进行效率整合和利用;一个办法,即制定一套居民经济状况核对办法,规范申请、审核、流转、比对、核实等一整套特定的流程和有关政策,实现对申请对象家庭经济状况的申报和核对;一个机构,即创设一个专业的权威机构,专职对申请政府保障的家庭经济状况进行核对,为政府相关部门进行审批时提供客观依据。去年,上海市居民家庭经济状况核对中心在对廉租住房申请人作相关核对调查中,就发现有超过两成的对象不符合条件,节约了大量财政资金。

但上海的经验做法要推而广之,似乎还面临许多难以逾越的信息鸿沟。

湖南长沙市一位民政官员坦言,现行管理机制下,因为信息不对称导致的骗补问题不可能得到很好解决。根源在于,我国包括低保在内的多项社会救助管理制度,还是手工管理和以社区为基本单位的分割式管理体制,没有实现对低保人员的信息化管理和综合信息共享。而低收入家庭认定中,光是收入和财产调查涉及的信息口就多达19个,而民政部门能够掌握的只有三四个。部门信息共享既存在公民隐私保护问题,也与部门之间分工不明确有关。如果没有法律授权和明确的分工,民政部门去查询相关资料时,银行、税务、保险、车辆、金融、工商等机构没有配合的义务;此外,民政部门越到基层人手越少,也无力逐项核查。

排球
旅游规划
VR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