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抚顺信息港 > 时尚

患者讲述:想要生试管婴儿经历的事

发布时间:2019-12-05 07:36:01

 >  患者讲述:想要生试管婴儿经历的事 2012-05-15 18:02:23  

写这篇文章的前一天,我刚刚经历了试管婴儿重要的环节穿刺取卵手术。如果顺利,我的卵子此刻已经和命中注定的“精子”相遇,成为了生命的雏形受精卵。

想要孩子却怀不上

我和老公是两年前开始想要孩子的。那时我已经29岁,结婚三年有余。之所以之前没考虑,是因为刚结婚那阵子,我俩的工作不稳定换了两座城市,搬了四次家。因为身体一直不错,我从没怀疑过自己的生育能力,患痛风的老公倒是令人担心。

2011年上半年,我们努力了大半年,却不见成效。眼见着身边好友一个个挺起了大肚子,我开始着急了。我和老公一起去了一家二级医院做了检查,我查的是妇科B超和激素六项,老公化验了精子。这次,我的检查结果都正常。医生告诉我,如果没有怀过孕、流过产,可以不查输卵管,也就是说,我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而老公的结果却给了我们当头一棒,一张手写的小单子上写着“精子成活率15%”。我当时就懵了。

在朋友的推荐下,我挂了北京一名男科大夫的号。大夫一看那张手写的单子,便认为不可靠,让我们再去专业男科中心检查一次。后来的结果和上次的大相径庭,老公正常的精子数量非常多,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之后的半年里,我仍然没有怀上。老公的问题排除了,剩下的就是我的了。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后,我知道做一次输卵管造影已不可避免。

在痛苦中过了元旦

2011年的一天,我来到一个据说做输卵管造影非常有名的门诊部。做造影的大夫真是“艺高人胆大”。按规定每次只能注入碘油10毫升,但是她常常多推。按她的说法,如果只是一般的堵塞,多推点儿有疏通的效果。手术前,这位大夫将当天所有病人集中起来进行宣讲,核心内容是她这里做得比其他地方好。我还是次见到如此健谈的医生。

躺在手术台上,当医生不断往输卵管里推碘油时,我感到盆腔要爆炸了。我大声叫:“我不生了!”那位大夫一改初的温柔,大声喝止了我。

第二天拍完片子,那位大夫又将病人聚集在一起,逐个讲解每人的情况。结果,没有任何妇科病史的我,竟然是情况差的一个双侧输卵管积水。面对如此结果,我惊呆了。更让我难过的是,周边人同情的目光齐齐扫来。当时我真想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事后想想,病情属于个人隐私,医生要是能多顾及一下病人的感受就好了。

整个元旦假期我都是在自怨自艾中度过的。过去30年,几乎每一个有可能致病的细枝末节我都想到了,并为此后悔不已。在网上,我查到了一位非常的于大夫,很快挂了他的特需号。于大夫给我的意见是,首先行腹腔镜手术,在术中看输卵管的情况,能通就自己先怀试试,不能通术中就要截断输卵管,之后再做试管婴儿。

由于于大夫所在的医院做手术要排很久,我只好跑到做宫腹腔镜也很有名的北京西城区某医院。该医院的陈大夫十分有名,但是脾气太大了。他是个男的,做妇科检查时我非常不好意思,陈大夫便很不高兴,训了我两句。看了几次病,每次我都被他火爆的脾气吓到,终决定去海淀区一家的三甲医院生殖中心试试。

碰到好大夫,差点流眼泪

这家医院的生殖中心全国闻名,一号难求,好不容易才挂到了主任乔大夫的号。和以前多次看病一样,那天我在诊室门口惴惴不安地等着。我前面的是一位近40岁的女士,听她描述已经尝试过很多方法了,也做过几次试管婴儿,但都没成功。她问了乔大夫很多问题,总在重复,甚至有些絮叨。但是乔大夫一点都不烦躁,一直很耐心地回答问题,并轻声慢语地宽慰这位女士。

看到这样的好大夫,在诊室外的我感动得差点流下眼泪。做了病人才知道,有时候医生的一个笑容,一句宽慰,对病人来说极其宝贵,甚至比灵丹妙药还有用;相反,医生不耐烦的表情、斥责,会让人心里堵好多天。

乔大夫同样也宽慰了我,说我的情况是她病人里的。这次诊治后,我决定直接尝试试管婴儿。于是,乔大夫给我制定了方案。

打完降调针后,我开始出现一些更年期反应,如眩晕、食欲不佳等。好不容易熬了一个月,我回到医院进行了检查。B超显示,我左右卵巢竟然只剩下三四个卵泡!在等着大夫给我定促排卵方案的时候,我灰心极了。3月中旬的天还不是很暖和,我敞着大衣站在医院门口,十分无助。

回到家,我就感冒了,高烧到了38.8摄氏度。一旦超过38.5,刚做的周期就作废,不得已我又打了一针降调针,等下个月重新进入促排。又过了一个月,我终于可以开始促排了,但是这次的指标更低了,左右卵巢各只有一个卵泡。次做B超时,大夫问我是否还要继续,尽管我的心也像一个月前那样沉了一下,但很快便从灰暗的情绪中恢复过来,我选择了继续。

三个卵泡让我开心

试管婴儿过程中,痛苦的阶段就是促排,需要每天到医院打针。实际上打针也并无多大的痛苦,主要是排队的时间过长。我认识了一名病友,这已经是她的第四次促排,但是这次情况也很不好,只有一个卵泡长大了。尽管每次她都在嘴上说“不做了”,但每天我来打针的时候还是能看见她的身影。

我的情况比她也好不了多少。直到一次B超,医生都告诉我只有两个卵泡。所以,我一直告诉自己和家人,这次可能成不了了。我将自己的期望值放到,这样就不会等来极大的失望,但总盼望着开出希望之花。

昨天,我终于取卵了。从手术台上醒来的那一刻,我觉得特别清爽,完全不像刚经过全麻手术的人。中午,护士通知我们病房的三个病人,分别取了19个、7个和3个卵泡。尽管我是那个少的,但我却开心。这令人意外的第三个卵泡,就像是天意。生命本来奇妙,谁能知道,我所要延续的生命是不是从这三个卵泡开始? (来源:生命时报)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在长春治银屑病哪所医院正规
岳阳医院大柏树总院怎么样
呼和浩特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福州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南昌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